阅读此文章

“我在音乐学院教书,经常谈到音乐的灵性。当今时代,音乐的灵性变得越来越少,中国也是如此。我认为演出很大的一个特色是更昇华,更人性化,更平和,更文明。⋯⋯东西方乐器的融合相当不简单,东西方乐团成员完美合作。我们作为西方人可以从东方文化中,学到很多东西,因为其根源非常古老,是创作的源泉,这些我们几乎开始遗忘。如今他们用这种古老传统的方式,来唤起我们已经遗忘的东西。⋯⋯神韵不仅给人上了一堂课,而且释放出一个巨大的信号,给予整个世界巨大希望。”

克里斯钦‧安庆格, 义大利威尔第音乐学院教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