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此文章

“演出是一部令人难忘,精彩美妙的诗篇。所有的,从服饰到音乐,再到故事,加上纯净的舞蹈,美得令人屏息。这是鸿篇钜作,无比瑰丽!我必须要说的是,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历史,在这场演出中展现出来了。这样精彩的演出却不能到中国上演,这实在让人震惊,这是对那个极权的控诉。”

罗德·莫兰, 澳大利亚诗人